拖放到这里
拖放到这里
杜应红:男人四十,再不劈腿就晚啦!

不知道是谁说的?四十不惑。
 
四十岁的男人,背着逐渐臃肿的体态,家庭的物质压力和情感枷锁,更加紧迫的社会责任感,开始怀疑的历史使命感,以及更加务实的人文情怀,却越来越迷惑起来。
 
情人节,是我闯深圳的纪念日。十六年前,我揣着一个求生存的种子到广东寻找梦的太阳。
 
今年,是我四十岁惑不惑的关节。
 
我想用一些真实的文字来表达心情,我觉得不能写太好,否则对不起我文盲的***。也不能写太差,否则也对不起我文化人的虚名。
 
于是,为了求真,我就想到哪里就记到哪里吧!
 
我出生那年的中国,正是文化大革命的结束,经历唐山大地震的国难、而当时掌握国家命运的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同年去世。整个中国一片苦难悲痛、矛盾与冲突。于是,我们这样的偏远地区里的生命成长,也跟国家兴衰存亡绑在了一起。我想说的是我经历了缺衣少食、饥饿贫穷的幼年。
 
幼年是苦难的,也是快乐的。由于四川外婆家条件比贵州略好些,我五岁时便在外婆家生活,早上就背着背篓到田间打猪草,中午回来吃饭或喝粥,一个星期难得闻到肉的味道,无比想念肉。下午拿一把小镰刀到附近的桑树林里捡柴火,晚饭时候舅舅会回来一起,经常会透出他不愿意我在他家里吃饭的意思,稍微不听话他还要动手。所以那个时候寄人篱下的生活是很艰苦的。
 
我只有离开外婆和舅舅他们才能感到自由和乐趣,当时经常去几公里外的煤矿捡煤籽,一边捡一边玩儿,我爬到煤洞里有轨道的斗车上坐车玩儿,斗车快到尽头的时候会自动倒煤,我就赶快跳下来再去爬第二辆车。斗车倒下来的煤山有几十米高,我差点儿被埋在煤山里,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还有一次我翻山过河到集市上去剪头发,理发师逗我说剪光头好,象和尚,那个时候和尚在我心中都是武林高人,于是,生平第一次自己做主刮了一个光头。那个时候我不到六岁。
 
六岁时,我回到贵州农村读书。七岁时,我开始和小伙伴儿们自学武术,只因信奉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所以想尽办法挑战和折磨自己的身体,梦想有一天能练出旷世奇功。比如我将裤腿缝成沙袋每天负重上学,比如我将家里擂辣椒的石砵用来举重,再比如我将河里的鹅卵石铺在床上睡觉......。而翻跟斗、劈腿这些动作自然也就会了。
 
扯远了!
 
还是说四十岁吧!我现在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腹肌从原来的六块减少到一大块,小时候老师说我患了多动症,现在孩子们说我患了不动症。原来每天都在想革命挑战这个世界,现在经常都在担心被人革命和被这个世界挑战。难道,难道真的是我变了?
 
而更重要的是,现在劈腿越来越困难了!
 
世界上一切的果都有因。劈腿越来越困难、越来越痛,是因为肌肉韧带越来越紧,是因为生活工作琐事太多缺少锻炼,还是因为对体能的想象空间越来越小?
 
算了,我再来说说男人四十不惑吧!
 
如果说刚出生的人是原浆酒淳朴自然,那么少年则是清香酒单纯清新,青年则是浓香朝气活泼,而三、四十岁以上的人就是成熟内涵的陈年酱香酒了。这样的酒具有丰富的阅历、经历了智慧和时间的沉淀而厚重弥香。
 
四十岁的男人是健康的,他们获得了身体的成长体验,获得了风雨过后的稳重与豁达;四十岁的男人是物质的,他们经历了贫困的生活体验,经历了原始积累与沉淀;四十岁的男人是精神的,他们经历了少时的轻狂和梦想,经历了时间和人性的考验。
 
四十岁的男人是成熟的季节,是开花结果和传宗接代、反哺人类的时候;四十岁的男人是挑起大梁、平衡不公、传播正义的时候;四十岁的男人是心怀天下、身在家中、勤奋敬业做榜样的时候;四十岁的男人是明辨是非、人格健全、摒弃诱惑的时候;四十岁的男人是拥有常识、掌握知识、通晓自我的时候。
 
男人四十,一支脚踩在四十年走过的路上,一支脚踩在未来要走的路上,是选择,更是生命信仰。
 
男人四十,满脸沧桑已是昨日夕阳,我们面带微笑送她下山。男人四十,踌躇满志已是正午阳光,我们拍拍胸脯拥抱希望。
 
男人四十,品味了酸甜苦辣麻涩胡,走过了东南西北上下中。我们庆幸生命垂青生命,我们祝愿未来希望未来。
 
男人四十,我们用生命走了一条四十年的长路,并在这条路上学习这几个汉字:仁义礼智信。
 
男人四十,要学会爱。
 
我四十了。
 

版权所有:深港创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

Email:327792038@QQ.com
地  址:深圳市南山区荷兰花卉小镇G区24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

粤ICP备0905094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