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放到这里
拖放到这里
两会焦点:国家教育经费10年欠账超1.6万亿

  比起对轨道交通、高速铁路等,动辄万亿的“慷慨”投资规模,10年来,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还未到4%。在捉襟见肘的经费面前,“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口号多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关于提高教育经费在全国GDP中比例的政策由来已久。早在1993年制定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第48条中就曾明确提出,“逐步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在本世纪末达到4%”。

  也就是说,按此纲要,到2000年,4%已经成为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比的下限。

  1995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54条也规定:“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应当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财政收入的增长逐步提高。”

  但遗憾的是,即便是18年前的那一目标,迄今也尚未实现。

  根据世界银行2001年的统计,在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等高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的均值为4.8%,而哥伦比亚、古巴、约旦、秘鲁等中低收入国家公共教育支出占GDP的均值为5.6%。

  根据教育部财务司、《中国统计年鉴2009》及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计算,从2000年到2009年10年间,以4%的比例为目标,则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10年累计“欠账”已达16843亿元。2002年到2003年间,经费投入甚至还出现了0.06%的倒退。截至2009年,国家财政性教育支出12231.09亿元,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59%。

  在边远地区,多年不引进中小学教师,或者留用多名50岁以上的农村老师和60岁以上的男老师“超期服役”、不让退休的事情时有发生,直接导致教育质量的下降,从而进一步拉开中西部差距。

  其背后的重要原因——也是经常被地方官员提及的原因,就是“财政困难”。

  4%的目标何时才能实现?

  2010年7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年—2020年)》,在“保障经费投入”中再一次提到了“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并将实现这一目标定到了具体年份,“2012年达到4%”。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校长钟秉林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规划的蓝图已经描绘出来,现在关键是落实问题。

  “我国GDP总量基数大,哪怕是百分之零点几的投入增加,都会在教育领域产生很大的影响。”钟秉林说。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教育体制改革研究室副主任王烽则表示,4%一直达不到,可能是由于“我国和国际上统计口径不一样”。

  “比如说发达国家,他们是指公共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他们的公共教育经费是指国家政府预算内的经费,而我们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是一个大口袋,预算内经费只是其中的一块,还包括教育费附加,企业投入的教育经费,还有国家对校办产业的免税,这些都不在预算内。所以我们的口径实际上比一些发达国家要大一些。”王烽说。

  而财政部教科文司司长赵路曾表示,财政性教育经费至今没有实现,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国家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偏低,这也制约了国家拿出更多的钱投入教育等社会各项公益事业的比例。

 

版权所有:深港创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

Email:327792038@QQ.com
地  址:深圳市南山区荷兰花卉小镇G区24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

粤ICP备0905094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