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放到这里
拖放到这里
寒冬来啦!深圳文艺网呼吁大家去看一部温暖的电影《一个人的课堂》

783091b222c7e7de56447ef88e053cfb.jpg

昨天晚上,深圳文艺网小编在“一个人的课堂.深圳”微信小群里看到四川诗人芳腾先生问互联网营销专家丁玉坚先生,有没有继续关注《一个人的课堂》,丁玉坚先生马上发了一张切屏,上面显示了这部电影上映后很低的票房和拍片率。群里迅速发出很多感叹和遗憾的表情。大家对这样一部关注留守儿童、关注乡村教育、关注代课教师感动了几乎所有看过的这部片子观众的电影,没有获得片商门广泛的排片和关注感到惋惜,并且有艺术家徐洪波先生说他为了支持和表示对这部电影的认同,他一个人用最奢侈的方式去观看了这部最朴实的电影。


据悉,该片在豆瓣上获得9.4分的好评,并有全国各地的影迷和了解这部电影的朋友自发组织了上百个观影团,主动申请到最近的电影院进行包场观看。小编认为,深圳文艺网有义务象所有尚且还不了解这部极具温度的电影进行推介,并且隆重向为了支持乡村教育,不计较片酬的著名表演艺术家、主演孙海英老师表示敬意。


《一个人的课堂》在第49届国际电影节最佳外语片.jpg

《一个人的课堂》在第49届国际电影节最佳外语片


剧中“曾经过年票紧张,坐绿皮火车,没有座位,在过道里蹲了一晚上,同在一起旁边是一个干瘦的老头,坐在自己的蛇皮袋上,里面是棉被,五十多岁起来像七十岁的人,粗糙的手指头缠着一小块纱布,渗着暗红血渍。他没有手机玩、也不抽烟,旁边是乌烟瘴气的烟草味道和来来往往的呵斥声,只是默默地沉思状态,我攀谈起来,问他是哪里人,他说他是邵东的,以前是老师,民办教师,教了三十年的书,后来没得教了,只好跟村里人出来打工,搞铁路护坡。那一刻,我肃然起敬,心里非常难受,如果我们在一个地方的话,我肯定会是他的学生,他也会是我的老师,一个威严的老师,透过他面部轮廓,能想象他拿着教鞭在教室里踱来踱去、扯着长长的声音背诵古诗词的样子……我觉得我要他把写进我的电影……电影《一个人的课堂》创作缘起。”


导演李军林在微博中这样写过他创作《一个人的课堂》的初衷。


1月16日上映的电影《一个人的课堂》,在院线一众国内外大片的夹击中,几乎算得上是悄无声息。而影片直面乡村代课老师、留守儿童和老人的问题,却让不少关注这些社会现实的人自发组织起来,举行了上千场的包场行动,从上映第一天排片量不足几乎为0,到20天之后(1月26日)排片量达到0.02%。


530581f2e03d7.jpg

不想煽情,只想让更多人认识这群教师


除了火车上的老人让他动容,《一个人的课堂》承载了太多李军林个人的情感和他对自己所处时代的观察。


李军林生长在湖南衡阳的农村,上的学校就是电影里破落的样子。“从小我的老师都是代课老师,没有几个是正规师范毕业的,一教教了几十年。读书的时候也没觉得哪个老师不好。”后来教育改革,很多老师被清退。李军林的姑父,一位代课多年的老师遭遇了和电影里的宋文化一样无奈的待遇。


李军林还记得,那时候很多代课老师总是在打报告,希望要转正,最后都石沉大海,“我就是想为他们写点东西,想为这群人做点事。他们顺应了一个时代的需要,奉献了自己的年华,最后又退出历史舞台,很多人最后连退休工资都没有,没人记得他们。”


既然写到乡村生活,李军林还想多表达些什么。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他说,“写剧本年轻气盛,哪怕投资一万元,也想把我看到的生活都写进去。”


“孩子怕老师不来,老师怕孩子不来。”这是电影里令人心酸又有些黑色幽默的地方。包括宋文化的老婆,总是操着一张利嘴从现实的角度给宋文化泼冷水,哭笑不得间却也让人感慨这个农村妇女说的尽是“大实话”。


李军林说,电影希望呈现的农村和城市问题的矛盾,而很多矛盾聚集在农村里面。“农村养老问题、教育问题,要把这个矛盾体现出来。那时候很有创作野心,就是想通过一个乡村学校把这这些现象集中在一块。”


包括电影中很多村民的状态,农民之间质朴又亲切的情感纽带,也是李军林对农村的记忆。电影里一场宋文化夫妇跑到村口小卖部接城里女儿电话的戏,就是李军林父母的真实状态,“他们会赶紧把话说完,生怕我花钱。”


李军林说,整部电影浓缩的,正是他自己的成长经历和对于乡村的经验,“每一句台词都有根据。”开拍之前,他走了云南、贵州等五个省,做了许多调查,看代课老师和孩子的状态。他还在网络上加了许多乡村代课老师群,天天跟他们聊天。“那时候他们的工资在最穷的地方是一两百块人民币,最多的广东地区是1500元,各种状态都在电影里体现。”


a85cb77be722da603f598d6215cccef0.jpg

不得已!这也是电影发行史上的一个新模式吧


小成本之作靠微博私信打动孙海英


李军林自己的导演之路也颇有意思。农村的孩子,学电影拍电影都并不容易。李军林中学开始学画画,最初的理想是想“当个梵高一样的画家”。读完中专,家里让他出去赚钱,他就跟着人跑去云南做广告,业余时间还有求知欲的他,喜欢泡在图书馆。“你肯定想不到,西双版纳这样偏远小城的图书馆,居然有好多电影的书籍,我在图书馆看了一年,特想学导演。”于是李军林又去北京电影学院报了个进修班。从2006年开始准备拍《一个人的课堂》起,李军林一面大量看书,一面在北京电影学院到处蹭课,做了五年的“旁听生”。


从2006年到2011年的五年时间里,李军林一边写剧本,一边找投资,他把自己拍广告攒的积蓄都投了进去。制片人是做矿的,完全不懂电影,被李军林的精神和剧本内容打动,也愿意支持他。


李军林要当导演的选择,让父母家人觉得“匪夷所思”,“我们家的人老觉得我没赚到钱。小时候他们觉得我很厉害,读书也好,以后肯定有出息,怎么现在越混越差。说身边的人都赚到钱了,我还没个正经工作。”


拍完电影后,李军林也带着片子回老家放了一次,“村里人觉得跟他们的生活都一样,觉得没什么意思。”


熟悉的生活场景里,最让乡里乡亲们感兴趣的,大概是影片请到了著名演员孙海英来挑大梁。这让李军林自己一开始都觉得意外惊喜得不行。他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意属孙海英,“他是那种又严厉又温柔的人,很像我以前的老师。乡村教师总不能是陈道明、陈宝国那个样子吧。”李军林写完剧本后,通过微博私信联系孙海英。


孙海英读过剧本后十分感动,还主动关心电影现在资金是否落实,听说已经找到投资,他主动提出“赶紧把合同先签了”。


孙海英在首映式上也说了些十分动情的话,“以前,我说话过于尖锐,伤害了很多人,实在对不起大家!以后我一定注意!电影《一个人的课堂》,是表达我们对农村教师的敬意,可是这位教师的最终命运是到城里打工。有几个对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尊敬过?有没有不尊重?说实话,你视而不见的,你瞧不起的人中,就一定有一位农村教师!”他还说:“我擦着眼泪看完,这是我吗?我不配跟这老师对等……”


电影着重表现了孙海英饰演的宋文化做了36年乡村教师,最后一段时间,学校里的学生从5个减少到0个。镜头里的人和景是灰突突的,这是李军林心目中乡村。情节上没有大起大落,人物关系也相对简单。


李军林说,很多导演拍处女作的时候会想尽量展示自己,“我拍的时候就比较克制,没有宣泄,没有批判,我的观点就是要隐藏导演,隐藏技术,让观众看到简单的故事,关注人物自身的命运和状态。而且这个问题不是单方面的问题,是复合型的社会问题,让每个观众自己去想。”


因为涉及到一些现实问题,这部2012年拍摄完成的电影,中间也经历一些波折,删减了一些情节,包括结尾部分。原本李军林的设计是离开乡村来到城市打工的宋文化爬下了阴井盖的下水管道,而如今的版本里,通过后期“倒放”将镜头内容改成了宋文化从井里爬出,背景是城市的一片繁华。包括最后片尾字幕对影片立意的落点,都让李军林感到遗憾。


于是他对自己也对观众说,“不要在意结尾了。生活就是这样的,生活在继续,大多数时候也没有什么结尾。”


从零排片到多城自发包场点映


这样的小成本制作,根本没钱做宣发。1月16日这个上映日期,是李军林看来最近上映电影最少的时间,就定了这个日子。而电影院几乎没有给任何排片。


他自己想了土办法,在微信里拉群,把想看这部电影的观众们统一起来。又试着把群的二维码公开,发在朋友圈,愿意看的就会扫码进来,没想到这样的扫码进群包场看电影形式,就在全国各地展开了。“我觉得这也是前无古人了吧,看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在群里我自己能看到反馈,大家都没有说看完后悔的。”


如今,该片上映已经20天,无论是各地知识分子与主演孙海英、导演李军林,以及他们的朋友们,都在为这部片子的推广竭尽所能,用他们的话讲,就是并不是希望能赚大钱,而更多的是希望中国人都看看这部电影,关心下乡村教育,关注下如电影里的老师和孩子。




最后,深圳文艺网小编向看到此篇文章的朋友求转发,并请大家也可以通过李导的方法,建立一个观影群,然后向最近的电影院预约包场,每个电影院都有这部电影的片源。尤其欢迎教育系统、企事业机关、企业与协会、组织组织观影,特殊合作需要,如果想和导演和演员见面,深圳文艺网愿意为大家义务转达。敬礼!

版权所有:深港创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

Email:327792038@QQ.com
地  址:深圳市南山区荷兰花卉小镇G区24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

粤ICP备0905094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