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批评家能被雅集腐蚀吗?  
时间:2012-10-2 16:07:56  编辑:彭德 来源:深圳文艺网  
..............................................................................................................................................................................................................................................................
 
    有博友看了我的《终南雅集又一回》,对雅集的情趣表示担心。其实批评家差不多都有着花岗岩般的信念,不可能被雅集腐蚀。参加雅集的美女同样如此。我问杨坤戈:找个好老公重要,还是自己的创作重要?她用刘胡兰回答日本鬼子的腔调说:当然是创作呀!

    批评家不等于禁欲主义者或敢死队员,即便同马克思、毛泽东合称为3M并被视为造反青年领袖的马尔库塞,也反对单面人,尽管他说的单面人是特指。马克思曾和铁血宰相俾斯麦的女儿同行,因后者美貌动人,成为马克思没齿不忘的艳遇。毛泽东呢,写过蝶恋花啊。






   

    接触一下花鸟虫鱼美景美女,不会改变批评家的初衷。同所有人一样,批评家也有欣赏美好事物的天性,如同美景美人也有亲近批评家的理由。美女不被发现,只能是自生自灭的自然女性而已。我曾在辋川见过一个比周迅漂亮的女生,后来变成了拖儿带女的媳妇,惨不忍睹。会衰败的美景也因人而存在,无人区的景观再特别,没有人的观看、品评和怀念,毫无意义。一个不懂得欣赏美好事物的批评家,他的批评愿景会是健康的吗?雅集对于批评家,一年甚至一生就那么几天,对于他们多角度观察人生与社会,有益无害。
    摘录一篇早年的评论文章,算是在理论上对质疑雅集者的答复。

   舒群的理性绘画及其消解
 (摘自《江苏画刊》1989年第9期,原文九节,要点在第八节。)
    彭

    二
    克尔凯戈尔曾把人生的境界分为三个层面,即审美层面、道德层面和宗教层面。在生活的审美层面,一个人所采取的态度是及时行乐。道德生活则把审美放在恰当的位置,既不排斥也不放纵。一个有道德的人,必须摒弃自私心理和承担社会义务,获得在审美层面上没有得到的人格。生活在道德层面的人并没剔除世俗的欲望,只有进入超凡的宗教层面,才能成为完美的人。
在舒群看来,沉湎于审美的层面,对于具体的个人,无非是幼稚的表现;而作为广泛的社会趣味,则是文明倒退的征兆。舒群憧憬的是一种宗教化的境界。追求这个境界,是他心目中的绝对原则。

    三
    所谓绝对原则,据作者的解释,是指一个新时代到来的必然性;这个时代要求高扬理性精神。在舒群的解释中,理性精神是一种类似于宗教信徒超越现实、涉向彼岸的精神,是关注存在的精神或希伯来精神。

    四
    从伦理学的角度看,笛卡尔的理性主义肯定个体的人的存在权力和人的自由,主张我思故我在;而在托马斯·阿奎那的宗教神学理性中,则认为人们要想自觉地规范自己的行动,就需要自觉地接受人的法律和神的法律《圣经》。人法控制人的行为,神法控制人的思想。在双重控制下的人,存在权利和自由精神只能是一句空话。
    从人类发展史的角度看,笛卡尔主张人是世界的主人;在阿奎那的宗教理性中,上帝才是世界的主人;而在当代科学理性主义那里,由于科学中立的传统思想的解体,科学开始主宰世界,人被异化为失去了自我的技术化、标准化、一体化的单面人,科学成了统治全球的新上帝。

    五
    舒群推崇的是哪一家的理性?在舒群的语汇中,使用的是崇高、博大、永恒、必然、信念、彼岸、终极、绝对这些术语。
    在舒群的画面中,形象和符号不外乎十字架、基督、教堂和圣殿等等。
    在舒群的文章中,涉向彼岸、爱遥远、神的意志等基督教用语,成为思维形式的骨架。舒群曾经筹办的艺术杂志,名之曰《GOD》。
    显而易见,舒群推崇的是一种抽象而又具体的宗教理性。
    宗教的功能何在?宗教的心理功能在于建构一个秩序井然的宇宙模式,以便人们自觉地规范自己的行为。宗教的社会功能在于树立一套道德准则制约人生,进而维护社会的团结。从这两个意义上讲,在人心惟危的八十年代,舒群推崇没有教条的宗教理性,并试图以此作为新文明的抽象准侧,对于思考着的青年一代,不无积极的启示。他的呼吁,同那些言不由衷的歌功颂德和粉饰太平的艺术思想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六
    尽管舒群建立新文明的动机的产生和时机的把握是符合逻辑的,然而遗憾的是,这新文明的内涵却缺少新意。它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只不过是西方早期文明的现代投影。追求绝对原则、终极价值、彼岸世界乃至崇高、永恒这些抽象的信念,并没有切实地叩准我们时代的脉搏。应该说,建立多元格局,寻求瞬间的真实,关注此岸世界,解决实际问题,才是我们这个命运多蹇的民族的时代课题。
何谓终极?终极的坐标是真实性而不是时间性和空间性。时间的终点和空间的遥远只具有古典物理学的意义。瞬间或当下的真实存在才可能具有终极性。然而,宗教使宗教徒在神的遮蔽下,放弃了超越自我的人生使命,进而迷失在终极的幻想之中。
何谓永恒与绝对?不永恒本身才是永恒的,不绝对者才是绝对的。单线索地追问绝对与永恒,不是一个错误的命题,而是一个无意义的命题。
    何谓崇高?崇高属于崇高的限定者。把上帝从崇高的宝座上拉下来,把科学从凌驾人类的位置转移到恰如其分的地方,把理性主义的内在矛盾和限度揭示出来,这一切,在我们这个时代才是指向崇高的。
 
   八
    在舒群的心目中,审美倾向只是一种幼稚的或病态的情调。他借用尼采的术语,指责这种情调是末梢文化,而一味迷恋和投身末梢文化的人,无异于没有头脑的羊群
无可讳言,我们的艺坛太多虚构的玫瑰色的调子和孱弱柔靡浮华的作风,它们以审美对象的身份亵渎和践踏着人们的审美心理。从这一角度看,理性绘画是这种倾向有力的制约机制。然而,对艺术的美学追求,并不属于克尔凯戈尔所不屑一顾的审美层次。克氏的审美同现代美学中的审美是两个意义不同的概念。前者指的是生活方式,后者指的是艺术感受;当然,也不是尼采所谓的末梢文化。其实,作为理性主义大师,尼采与其说是哲学家,倒不如说是一位非凡的艺术家。
    的确,我们面对的现实是严峻的,我们仍然处在生存危机和信仰危机的交叉点上。但是请问: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上,有哪一个时代不是严峻的和充满生存危机的?有哪一个时代的精英人物不是在信念的幻灭中终其一生?从道德上讲,一部世界史,差不多就是一部血腥的战争史、肮脏的政治史和每况愈下的人际关系史。如果说理性主义之光曾经照亮过历史进程的话,那么艺术同样抚慰过历代有识之士寂寞、绝望的灵魂。如果我们取消艺术,废黜审美,将历史、现实和未来一古脑儿地交给绝对原则,交给理性主义,人类发展、社会生活、人的需要的多样性,只能化为乌有。人们借助于理性,一代一代地编织理想,而理想生活的丰富性在每一代人的现实生活中都交了白卷。理想使人类成为绝对原则的躯壳,使人成为无所作为、浑浑噩噩的清教徒,成为新老上帝的拙劣复制品,成为真正的羊群。如果人类都像古希腊犬儒学派那样无欲无为,没有荷马和屈原,没有关汉卿和莎士比亚,没有卓别麟和侯宝林,没有毕加索和杜桑,没有迪斯科、霹雳舞、悉尼歌剧院和迪尼斯乐园,观看服装表演和健美比赛而面不改色,面对平湖秋月和科斯特地貌而无动于衷,历史将是何等枯燥,现实将是何等无聊,未来将是何等单调。
 

 
 
上一信息:
下一信息:
推荐新闻
我要啦免费统计
 | 设为首页 |                 | 编辑部 | 英文编辑 | 联系主编| 免责声明
深圳文艺网学术顾问    深圳文艺网法律顾问    深圳文艺网主管单位   网站魔坊 技术维护
版权所有:深圳市共赢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深港创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  shenzhenchuangku@163.com
Q Q     群:29108912、56876947、8939624、9918806、88076327、87459030、33127720
 

联系我们:(0755) 33134463  13554784672  传真:0755-26086126  Email:szartscn@yahoo.com.cn   
地  址:深圳市南山花卉世界G区24号花会所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深圳市宝安中心区宝源路F518创意园内创库36号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51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粤ICP备09050944号-2
深圳文艺网记者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广告以及商业项目合作请联系我
深圳文艺网编辑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总编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