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许德民与江因风论中国艺术的低智化倾向  
时间:2013-8-6 11:00:02  编辑:许德民 江因风 来源:深圳文艺网  
..............................................................................................................................................................................................................................................................
 
中国艺术的低智化倾向
作者:江因风
 
  前段时间,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某艺术家为了炒作,一个月内连续裸奔了10次,这就是北京“望京裸奔哥”(见图)事件,这恰恰彰显了中国艺术家们非常严重的集体低智化倾向。中国艺术家的集体低智化导致中国艺术急功近利的泡沫化和炒作化。中国艺术家的集体低智化是由复杂的多重原因决定的。
录取分数低造成低智群
  中国2011年有1679所高校设置艺术类专业,录取人数为53万,约占高校录取总数的8%,中国迈入艺术教育大跃进时代。
  艺术类录取分数极低是推动中国艺术教育“大跃进”的主因。于是大量智力比较低的差生转学美术,美术学院考生的综合智力基本上是全体考生中综合智力最低的群体,这导致了毕业后的艺术家也是社会中综合智力最低的一个群体之一。
  高智力学生毕业后成为社会普通公民,而艺术家的综合智力肯定就比社会普通公民低等很多。低等智力的艺术家群体似乎不具备参与社会高等竞争的智力,就只能利用裸奔等娱乐化炒作和利用社会公共事件炒作这两条不归路。
 艺术沦为低智劳动技能
  油画、国画和书法等艺术形态产生于人类智力比较低的农业文明时代,如今更进一步被沦为一种低等智力的劳动技能。退休老人家几个月就可以学会国画,小孩子几个月就可以学会书法,大芬村等行画基地的低学历民工几个月就可以学会油画。油画、国画、书法和洗碗扫地一样。
  我们也只能把油画、国画、书法作为和种花养草一样的娱乐工具,卡拉OK式的娱乐工具,难以承载人类的高等智力。
 中国书画属于原始美术
   人类艺术进程已经经历了5个阶段:原始美术、古典美术、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当代艺术。
  中国画就属于原始美术,因为中国画保留了大量的原始艺术特征,并没有发展出科学、精确的古典美术体系。书法更加是彻头彻尾的原始美术,书法本质上是原始符号装饰。
  从中国画和书法体系内出来的人,沉迷于人类原始形态的思维方式,和人类现代文明有巨大的隔膜,不但中国画和书法低智化,甚至出现某种邪教化的倾向。
艺术家缺现代知识结构
   不但中国艺术家集体低智化,甚至中国大部分知识分子都不具备人类现代文明的知识结构。人类现代文明的基础是科学和高等数学,在牛顿发展了高等数学和建立经典科学体系之后,以语言思维作为核心的群体,包括文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就退出人类文明推动力的核心群体,而逐步边缘化并沦落为人类文明社会的低智力群体。
   语言是人类在智力和逻辑思维能力比较低级年代的产物,语言只能描述简单的事物,但语言无法描述复杂的事物关系。在人类智力发展到高级的年代,人类发展出高等数学和复杂的逻辑体系来解决复杂的事物关系。当然这是人类现代文明之所以高速发展的核心推动力。
  中国知识分子之所以落后,就是因为停留于语言思维的边界局限之内,语言思维的边界就是局限于日常经验和直觉。高等数学可以描述我们日常经验和直觉无法认知的事物关系。
  缺乏人类现代文明的知识结构,中国艺术家对人类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就缺乏认知的知识基础,中国这30年来,艺术界似乎没有一篇文章能够准确描述抽象艺术、后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甚至中国艺术界把当代艺术等同于早期的现代艺术,极其荒谬。中国艺术界的集体低智化已经非常严重。
 
 
中国艺术,在困境中涅槃
 
作者:许德民
 
  江因风的《中国艺术的低智化倾向》(简称江文)是一篇逻辑混乱、观念偏执、思维狭隘、哗众取宠的文章。有必要甄别真伪,以正视听。
 
当代艺术没有“围墙”
 
  当代艺术是一个允许试错的艺术。当代艺术观念:艺术无所谓好坏对错,“一切皆为艺术,人人都是艺术家”。所以,江文认为中央美院某画家的十次“裸奔”,“彰显了中国艺术家们非常严重的集体低智化倾向”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当代艺术都可以“胡搞”(实验艺术),又为什么不能“裸奔”?事实上,中国当代有不少名作都和“裸”有观,比如“裸堆”《让无名山增高一米》。世界上,伊夫·克莱因的“裸印”,就是让裸女在画布上打滚而成为名作。而江的“裸批”是用陈旧的道德观念来看待当代行为艺术,让我想起一个拒绝摄影师在果园里拍摄裸模的农村老汉,整一个土得掉渣的“低智化”。
 
“低智化”是对美术考生的污蔑
 
  近年来确实出现“差生”只为一纸***报考艺术类院系的井喷现象。但是,不适应“应试教育”并非就是“低智力”。钱钟书的高考数学成绩只有15分,如在当今,也只能去考美术类院校。真正把艺术当理想的考生,想进一流艺术类院校,也必须是百里挑一的佼佼者。历经数十年坚持不懈的艺术家都是精英。江文最大的错误是武断地将这个时代所有的艺术类学生都假设为“低智力”,继而推理出整个艺术界都是“低智力”并全盘否定,逻辑极其荒唐。按他逻辑,众多进不了一流大学的理科生将来就会把科学家集体拉进“低智化”群体。
 
  美术考生今后大部分都不需要成为艺术家,但是,却会与艺术幸福相伴一生。“低智力”言论心理扭曲,实质是严重的人格歧视。
 
多元艺术时代的艺术生态
 
  中国书画为“低智力”劳动,理由是退休老人和孩子几个月都能够学会画画和书法。大芬村画工也强过教授。这种论调就好比一个会唱“卡拉OK”的人就认为自己可以上春晚,并且再也不要彭丽媛、王菲一样,无知透顶。人类各个艺术时期之间的关系不是替代关系,而是互补关系,不是新艺术将旧艺术“满门抄斩”后“登基”,而是传承接力共同繁荣。艺术是百花园,里面既有原始艺术、古典艺术之花,也有现、当代艺术之花。那些叫嚣旧艺术已经死亡,新艺术必须一统天下的狂徒都将被钉上历史耻辱柱。原始艺术是不朽的。现代艺术大师毕加索就是从非洲原始木雕中获得灵感,创造了立体主义绘画,开辟了现、当代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家也不乏从原始艺术中汲取灵感的例子,比如徐冰的《天书》,蔡国强的“火药绘画”。
 
书法篆刻是永恒的东方艺术精华
 
  江文说中国书画“没有发展出科学的、精确的古典美术体系”,“和现代文明有巨大的隔膜”。因而是落伍的。以此贬低中国书画,只能说明他对西方当代艺术史缺乏全面了解。因为,西方整个现、当代艺术,都是一个反精确化(科学化)的过程。而中国意象化的艺术方式,契合人性审美的模糊性,相比精确化的古典艺术,中国书画更符合人性的本质审美。西方整个现代艺术史就是一个向东方艺术思维靠拢的艺术史,而东方艺术中,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就是书法和篆刻。
 
  当然,笔墨当随时代,传承的是精神而不是“画谱”,中国书画面临的困境有目共睹,但是,书画中沉淀千年的中国艺术意境却是永恒的,不会因为时代改变而放弃。如同人性,不会因为有了互联网,有了网恋而放弃从原始社会一直保留至今的“洞房”一样。
 
艺术是与科学并驾齐驱的人类文化
 
  自然科学创造物质财富,社会科学创造精神财富。用科学(高等数学)来否定人文学科,就如同用物质生活来取代精神生命一样,那才是真正回到只知温饱的“原始社会”。科学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造福人类;另一面,也在悄悄地“毁灭”人类。当今大气污染、环境恶化、核武威胁等生存危机,都和“科学”有关。盲目崇拜、放纵科学,如同中世纪绞杀哥白尼一样,人类将绞杀地球。 
  艺术,是和科学、宗教并列的人类文化,艺术是真正的“绿色世界”。艺术思维是感性思维,形式思维,绝不同于科学、数学的逻辑思维。科学影响艺术,艺术也开拓科学思维。所以,把科学当作是“高智力”思维而贬低艺术、人文思维,是极其荒谬的。如果说科学是向外部世界的广度进发,那么,艺术的目的地是心灵,是肉体和灵魂的深度。艺术和科学永远是并行的,它们之间没有高低之分。科学改变我们的物质生活,而艺术改变灵魂。  
 
当代艺术家需要鼓励
 
  中国现、当代艺术三十多年,生存环境艰难,都在“摸石头过河”,全靠艺术家群体的信念苦苦支撑。因此,他们是值得尊敬的群体,他们代表着这个时代的艺术文化。即便有闪失、误走,责任也不尽在他们,而在更为深层的社会背景。在一个民族独立的、本体的艺术价值体系建立之前,借鉴世界现有的艺术思维和模式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当一个“大国崛起”思维悄悄来临,每一个当代艺术家都面临的选择是“别无选择”,唯有创新,创造具有独立民族“精气神”的艺术时代。在这个过程中,艺术需要鼓励。用“低智力”来嘲讽和贬毁当代艺术群体的言论是野蛮和毫无意义的。
 
 
阿庆嫂和沙奶奶打起来了
 
  江因风先生在上期艺术评论版发表大作《中国艺术的低智化倾向》后,我收到不少电话,有激赞者,有抨击者。
 
  艺术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保持人的独特性,让人自由地做梦,自由地表达,以避免人类过于趋同后产生群体性近亲结婚这样的灾难。
 
  我与江因风先生从未谋面。说心里话,我有时也觉得他在网上发表的观点过于偏激,但我同时也从他这些“偏激”言论中获得启发和灵感。他会逼着你去思考。在艺术界,有许多观点、说法貌似专业和学术,但言者实则不过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我以为,江的“偏激”有助于纠偏,尽管他本身也偏。
 
  许德民先生曾是上世纪80年代初复旦大学经济系的才子,当时就以现代诗名闻校园内外。他后来长期从事现当代艺术研究和实践。其实他也曾是相当“偏”的“前卫”人士。但今天他这篇反驳江因风的文章倒写得有板有眼,有条有理。这种好像不偏不倚的艺术评论,实质也是一种“偏”。
 
  其实,艺术家都是“偏”的,艺术评论家也是“偏”的。我们不必非要从中较个胜负对错,不妨从旁观这些剑走偏锋的较量中,梳理自己的想法。看艺术史,“偏”越多,争锋越激烈的时候,往往是艺术越辉煌的时候。
  阿庆嫂和沙奶奶貌似打起来了,但她俩实则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不同艺术观点的激烈碰撞,实则都是人类艺术的造化。
 
 

 
 
上一信息:
下一信息:
推荐新闻
我要啦免费统计
 | 设为首页 |                 | 编辑部 | 英文编辑 | 联系主编| 免责声明
深圳文艺网学术顾问    深圳文艺网法律顾问    深圳文艺网主管单位   网站魔坊 技术维护
版权所有:深圳市共赢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深港创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  shenzhenchuangku@163.com
Q Q     群:29108912、56876947、8939624、9918806、88076327、87459030、33127720
 

联系我们:(0755) 33134463  13554784672  传真:0755-26086126  Email:szartscn@yahoo.com.cn   
地  址:深圳市南山花卉世界G区24号花会所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深圳市宝安中心区宝源路F518创意园内创库36号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51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粤ICP备09050944号-2
深圳文艺网记者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广告以及商业项目合作请联系我
深圳文艺网编辑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总编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