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中国传统艺术卫士——孙瑞强的艺术述论  
时间:2014-6-10 20:29:53  编辑:郑祥琥 来源:深圳文艺网原创  
...........................................................................................................................................................
 
他声音洪亮、气度不凡,他潜心收藏研究、痴迷书画创作,他仗义交朋友,他侠义在艺海里遨游。他一方面对多元的当代社会积极参与健康生活,一方面深深地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土地里虔诚守卫。研究孙瑞强,我不得不被他的那种中国传统文人的精神打动。
在我的认知中,孙瑞强是一位中国纬度的传统艺术卫士,一位集传统艺术研究、收藏、创作为一体的学者。
可以说,孙瑞强的书画历程与收藏历程,是很值得研究的,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关于艺术的深层次的规律。
 
 
 
孙瑞强的书画历程
 
孙瑞强1967年生于河北省宁晋县,父母都是农民。小时候他很爱看连环画,从几岁就开始临摹当时盛行的连环画,如《三国》、《水浒》、《西游》。9岁时他最喜欢临摹《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这算是他最早的艺术天分的流露。此外他还学着民间艺人,去雕砖头、做模具、烧玻璃。
1981年他在宁晋县文化馆学画画,此后又跟着李青海老师学画工笔画。李青海是著名的工笔画家,这段学画经历对孙瑞强影响很大。
1983年中学毕业后的孙瑞强去当兵,1986年退伍。1986年11月份开始,孙瑞强在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绘画培训班学习了三个月。1987年他参加美术高考,专业课数一数二,但文化课没过线,不幸落榜。随后他又复习一年,到宁晋县第二中学补习文化课。1988年他顺利考取了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的设计专业。
大学期间的孙瑞强,刻苦学习,勤奋画画,几乎每晚都在美术系教室画画到凌晨。由于孙瑞强的造型能力比较强,所以学校实验室的一些作品,很多是他翻模制作完成的。他还仔细研究制陶工艺,在给釉上彩工艺上有所创新,将一些复杂工序,进行了简单化。课余时间,他在景德镇的陶瓷作坊画瓷器,在景德镇工人文化宫、景德镇雕塑瓷厂较学生画画。
1992年大学毕业,他被分配到了深圳市宝安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从事美术培训。此后他一直在该单位工作至今。
这些年在工作之外,孙瑞强依然苦心钻研绘画,在传统文化上下了很大的工夫。他的绘画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2007年初,他在深圳宝安“22艺术区”成立了个人工作室。这一时期他画了大量的国画、水墨画,一直在追求中国传统绘画的古典效果。他同时画水墨与工笔,进行了多种尝试,探索绘画表现形式与技法,探索新的绘画语言,多有心得。
在古典之外,这一时期他也尝试创作了很多现代的东西,但后来觉得意义不大。他后来觉得还是要专心回到中国画,要揣摩古人的作品,要研读古人的画论,要阅古而知今。
在艺术上孙先生一直坚持传统。他认为,离开了传统的创新是没有意义的。传统是推不翻的。只有踏踏实实做传统,认真对待,认真学习,才能够有所创新。所以他近年来他主要的创作方向,就是摹古、仿古。
摹古、仿古是孙瑞强的一大爱好。孙瑞强收藏了大量的清末民国的空白纸、宣纸、账本,还有一些古墨。比如他1995年在安徽歙县共花600元买了三张清代的宣纸。他有时会在这些古纸上用古墨画一些仿古的作品,看起来古色古香,孙先生一般都会在这些作品上标明“摹古”等字样。如果不看这些字样,即使专家也很难区分这到底是古人作品还是今人作品。
由于多年的沉淀,孙瑞强艺术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早已成为深圳美术界的一位重要画家。他现在担任深圳市宝安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深圳市宝安区收藏家协会副会长、深圳市宝安区青少年书画协会会长,深圳市赏石文化协会副秘书长,香港文物署下属的香港文物保护协会副主席。
近年来他也举办了多个画展。比如今年3月,在深圳观澜山水美术馆举行的“与古为新”孙瑞强水墨小品展,展出了他五十幅拟古风格的国画小品。这批作品以拟古山水为主,浸润着中国山水画的传统精神,呈现出一股浓郁的古典之美。
通过大量的临摹、模仿古画,孙瑞强作品的审美层次、审美境界都得到了质的提高。他的国画作品山水静谧,浑然天成,是不可多得的艺术上品。孙瑞强的作品在当下确实是具有一种冲击力。他的绘画作品浸润着传统文化精神,在这个浮躁的现代世界,具有一种宁静的魅力。他的有些拟古作品,得古人之真意,能够让观者瞬间静下来。

孙瑞强的艺术收藏
 
孙瑞强与别的画家不一样,他不但从事中国水墨画的创作,而且也从事收藏。但他的艺术收藏,又跟普通的收藏家不一样。普通的收藏家只是说喜欢,又或者看中了藏品的经济价值、增值空间。而孙瑞强的艺术收藏,却主要是为了通过把玩这些藏品,提升自己的传统文化积淀,提升自己的绘画素养。
在孙瑞强位于深圳宝安F518艺术区的工作室,笔者有幸欣赏了孙瑞强先生的一部分藏品。他艺术收藏的重点,主要包括古籍善本、碑刻拓本、近代日本人作的水墨画、文房四宝、奇石、瓷器、银饰、钱币、地契等等,可谓种类繁多,包罗万象。
其中一些重要的藏品,包括:明末清初原拓本的《银锭阁法帖》,该法帖上有银锭文,其纸墨高雅古朴,书法潇洒流畅,整个法帖展开有数十米长。
清乾隆年间刻本的元代姚燧《草法汇考》,原版原函,一套共12本。《草法汇考》收录了每一个汉字的各种草书写法,是学习草书的重要工具书。
清代刻本套色的《桐荫画论》。该书编于清代同治、光绪年间,由秦祖永编撰,收录品评了明末以来的画家几百人。
再比如孙瑞强收录了几种不同版本的《康熙字典》,其中最好的是乾隆年间木刻大开本的《康熙字典》,此外还有民国石印本的。
再比如还有清中期翻刻的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民国石印本的《点石斋画报大全》,民国原版的《白香山诗集》,还有一些佛经善本。
最让孙瑞强引以为豪的是他收集了十几个版本的《芥子园画谱》。《芥子园画谱》是清人编著了一部系统介绍中国画画法的教科书。近现代的绘画名家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傅抱石等人都曾长期临摹《芥子园画谱》,作为提高绘画水平的途径。
孙瑞强很喜欢把玩《芥子园画谱》,下了大工夫进行收藏。比如他收藏有清代光绪十三年版的一套12本原版木刻印刷单色的《芥子园画谱》。又如上海千顷堂出单色的《放大原稿足本芥子园画谱画谱大全》。再如民国十六年出的三十二开《芥子园画谱》。
现在出版的《芥子园画谱》几乎都是黑白版的,以清末光绪石印本为范本。孙瑞强还有一套仿康熙年间木刻套色版《芥子园画谱》。这种套色的《芥子园画谱》在当前市面上几乎见不到。孙瑞强表示,有机会要将这套《芥子园画谱》公开出版。
在古籍善本之外,孙瑞强还收藏了上百幅民治维新以来日本画家所作的水墨画。比如煌星外史(1905—1989)所画的山水,竹云耕史1923年所画的仕女图,华外道人所画石榴花等等。这些人取的名字有点像中国画家,但其实都是日本人。他们的作品跟中国画家画的水墨画相比并不逊色。
谈及自己为什么会走上收藏之路,孙瑞强认为其中当然有兴趣爱好、为自己创作做准备等因素,但运气与机遇也很重要。1995年孙瑞强去黄山写生,身上带了一万多块钱。经过安徽歙县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这里有很多的古籍、古画、古墨等等。这些东西以前想看都看不到,孙瑞强一下子被震撼了。他就在歙县住了十三天,跟人家借了个自行车,到山村乡野去搜罗古物。
比如他有一次进一户人家,一家人正在吃饭。孙瑞强进去就问你们家有古物没有。这家人说有,并指了指地上的一个包裹,说三百元全拿走。孙瑞强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副清代的赵孟頫《再和杨工济梅花十绝》的拓片,有一本清代盐法的手写本,还有一个清代的日记本。孙瑞强掏出三百元,就把这个包裹拿走了。
他还到附近的泾县去找收藏。他还参观了黄宾虹故居。自己身上的钱不够,又向朋友借了几千元。这次安徽之行,他一共花了一万六千元,买了二十多幅字画,七八方砚台以及别的藏品。这算是孙瑞强第一次花钱去买各种字画,算是他个人收藏的起步,也让孙瑞强的收藏从一开始就达到了一个非常难得的层次。
这次安徽之行也有一件事让孙瑞强追悔莫及。当地有两兄弟分家,有一张黄宾虹的十六平尺的大画,是一幅山水。两兄弟分不平,就干脆用剪刀从中间剪一刀,你一半,我一半。这件事被出生于安徽歙县的著名画家方见尘知道了。他就去做两兄弟的工作,方先生就给两兄弟一人两万元,将这幅画买了下来。没多久方先生遇到了孙瑞强,想六万元卖给他。但当时孙先生手头的钱不够,买不了。这张画现在的估价至少上千万。
 

孙瑞强收藏

 
 
 

“泥古不化”的艺术观
 
孙瑞强是一个很注重研习传统绘画艺术理论的艺术家。他出门写生通常都会带几本画论,比如《黄宾虹画语录》、《桐荫画论》、《古代画论》等等。在孙瑞强看来,我们创作时的开悟,并不是关于画的开悟,而是理论的开悟。阅读画论就能够让人在理论有所开悟有所提升。我们现在遇到的很多问题,古人都遇到过,他们的见解是有参考意义的。
孙瑞强的艺术观带有复古性质。他给自己刻了一方印,写着“泥古不化”,他的朋友看到以后觉得不对,应该改为“拟古不化”。孙先生解释道:“不是拟古不化,而是泥古不化,我就是要走入传统绘画。”
当前孙瑞强主要的创作方向,就是摹古、仿古,此外他也会用传统的绘画方法进行一些创作。他并没有感到古代的绘画有什么不好,有什么落后。孙瑞强认为,我们完全可以通过临摹古人的绘画成名成家。
孙瑞强强调指出,对于青年画家摹古仿古这个阶段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时间不能短,摹古仿古跟自己的创作、创新不矛盾。矛盾的只是现代人的心态。
孙瑞强认为:“李可染曾有一句名言‘要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要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我对这句话不太认同,其实名家说的东西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我认为应该是‘要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至于出不出来,那不一定。’我们这个时代,跟古人已经很隔膜了,很容易出来,关键的问题在于能不能进去。很多画家听了李可染的话,害怕深入学习古人作品,根本就没有打进去,一直在古人作品的大门外徘徊。这是很可悲的。你都没进去,怎么知道里面的美妙?”
正是为了更好学习古人作品,孙瑞强才花了大量的财力精力去收集古人的作品,古人的用具。比如他收藏有一百多枚古墨,他也会尝试用这些古墨来作画。他收集古籍善本也是为了创作。他说:“为什么我要收集古籍善本?因为文化断代了,现代人很难理解古人,所以要通过研读古籍来回归文化。”
他也会仔细去研究自己所收藏的古人的银饰、头饰以及衣服、家具。这样他在作画的时候,他对画中人物、物品的把握就比一般的画家要更准确。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孙瑞强认为古人的东西博大精深,现代很多画家只是学了皮毛。自己虽然比一般人要懂得多一些,但也还很不够。自己还要用更长的时间去研究、琢磨古人的东西,不能总是拿外国人的东西当成宝。
他说:“收藏古人的东西,使我对传统文化越来越热爱。现在很多画家到我的工作室参观以后,都觉得自己成了傻瓜,包括一些上了年纪的画家。我收藏的一些东西比如文房四宝,他们见都没有见过,看过之后都深感震惊。”
正是有了这种“泥古不化”的艺术观,孙瑞强先生对艺术的态度是非常严肃的。他爱艺术,他能从艺术中体验到快乐。对于金钱与艺术的关系,孙先生态度明确。他认为:“关键在于你是爱画画,还是爱钱。一个画家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用作品力所能及地去换钱,当然好。但这不是绝对的。当赚到钱,别人就会对你有要求,别人就会要求你按照某一个或几个被市场接受的风格去画。这就是约束与限制。慢慢的画家就没有他自己了。”
所以孙瑞强先生对卖画的态度很明确:“我的态度是你只能从我的画中去选,不能要我按照你的要求去画。”
 
 
 
 
 
 
 
 
 
 
 

 
 

 
 
上一信息:
下一信息:
 
推荐新闻
我要啦免费统计
 | 设为首页 |                 | 编辑部 | 英文编辑 | 联系主编| 免责声明
深圳文艺网学术顾问    深圳文艺网法律顾问    深圳文艺网主管单位   网站魔坊 技术维护
版权所有:深港创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
Q Q     群:29108912、56876947、8939624、9918806、88076327、87459030、33127720
联系我们:(0755) 33134463  13554784672  传真:0755-26086126 
Email:szartscn@yahoo.com.cn   shenzhenchuangku@163.com
地  址:深圳市南山花卉世界G区24号酱门会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贵州省仁怀市国酒大道酱门会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51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粤ICP备09050944号-2
深圳文艺网记者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广告以及商业项目合作请联系我
深圳文艺网编辑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总编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