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深圳艺术财经网 | 思想价值实现地
用户名: 密  码:  
 
苏谢伟油画作品《中国基因》系列
2010-5-29 13:28:11 苏谢伟 深圳艺术财经网
 

苏谢伟油画作品《中国基因》系列,125CMX145CM,人民币80000元/幅

陈 默:

     我作为苏谢伟先生邀请的朋友,来参加他的个展开幕式和研讨会,谈点现场感受。首先要说的是,因为有了作品,才会有展览及研讨,而不是反过来说。就这个展览而言,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来之不易,当珍惜。我对深圳的文化艺术界应该算比较了解的,这是我今年第四次来深圳,并且还将在十二月中旬再来两次。所以我一直很关注这边的艺术发展,希望越做越好。对苏先生的个展,想说明几点:一是来为朋友捧场,原因是他的作品我一直在关注,认为其作品不错;第二,是关于这个艺术家作品的学理问题,和引起的思考。刚才,有人说到作品之外的“基因”和“文化再发现”问题,我认为有些牵强。任何艺术作品,都可能有自己的文化切入点,从而找到相应的图像方式。艺术家不是哲学家,不是宗教人士,也不是社科院的院士。把那些莫须有的所谓“课题”,进行没有成算的“追查”,去做意义不大的“延伸”,很可能将简单问题复杂化。不能将艺术问题无限上纲为科学层面,变质为科学院的命题。我们今天在这个生动的展览现场,就应该围绕丰富的作品来讨论问题。第三,刚才也注意到,就这个问题本身而言,是可以就事论事的。艺术家的作品,可能含有对中国文化基因概念的涉及,但这种“涉及”是有前提的。如果将作品归于一种文化基因的“抄谱”,那是不能认同的。因为作品就是作品,展览就是展览。艺术为先,作品为先。如果说概念,有想法和理论,它应该是在作品之后,而不是在作品之前。


    基于以上分析,不妨回到作品本身谈谈。我在上一期的《大艺术》上,推介过苏谢伟的作品。他的作品方式,目前在国内,仍在进行实验的艺术家并不多。二十多年前,现代艺术进入中国时,也就是上世纪80年代,做抽象绘画表现的艺术家非常多。为什么到了今天,在做的艺术家会急剧减少呢?我估计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是市场化的冲击,因为在收藏方面市场平淡。反应到艺术界,普遍对抽象作品比较看衰。正所谓,学术为先导,市场来检验。收藏界的选择趋向,虽不能完全代表价值判断,但从某种程度上能反应出一些问题。就抽象作品而言,许多绘画的情节性和内容性都可被忽视,而看中的是作品的绘画性。所谓绘画性,在于对绘画基本内质的把握,将点、线、面作为作品构成的三大元素。基于这些考虑,艺术家可以做冷抽象或热抽象作品。这些作品中,很多抽去了对象性、情节性,增加了构成性、平面性、错位性等,使得艺术表达的可能性大为增加。抽象艺术语言,与传统方式之间的对抗是明确的,但在艺术本质上又是一脉相承的。从现代艺术发展史中可以看到,不同的发展系列,都有着不同的理论构建。这些构建,不断丰富着艺术实验,并为后人积累着视觉财富。对艺术的理解,应注意其可变性和发展性,而不是僵化地看问题。在艺术表达中,对现实情感的关照或者是镜像式的反应,是一种传统方式,有他的历史和受众。而另一方面,回归到语言的本质,用艺术的基本元素来完成表达,同样是有效的并拥有自己的受众。第三种情况是将二者结合,从而衍生出被称作新历史主义的当代图像,开始占有越来越多的受众。三者相比,后者的市场属性强于前两者。基于上述分析,不难发现中国目前做抽象艺术的艺术家数量偏少的原因。


    正是在上述不利的现实情境中,我们更应该对抽象艺术多一些关注。当我在今年上半年看到苏谢伟的作品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当时虽只看到少量的图片系列,但已能想象出艺术家为之付出的辛劳。在今天,艺术坚持是重要的,而坚持自己的理想和方向更为重要。我注意到了他的作品中的一些别样素材,以及个性化的表达追求。他的文化身份也是我关注的,他的设计师经历,以及很丰富的个人生活经历,都可能在他的作品里产生相当的作用。而我们今天看到的更多的是,本土的很多设计师们与丰富多元的艺术当代失去了联系,或干脆自立“门户”,独立于艺术之外进行所谓的“纯设计”。其结果是,设计之“门”越来越“窄”。而苏先生的聪明之处在于,将设计的“艺术性”,或将艺术的“设计性”进一步融合,从而提升作品面貌。如果要在他的作品里谈文化基因问题,并不难找到端倪。因为文化基因说到底,实际上是谈文化传承问题,或者是对传统文脉延展借用的策略问题。我们在苏谢伟的作品里可以看到有关殷商文化、青铜文化、汉唐文化的隐性脉络,以及一些被整合的历史文化符号,在作者的艺术表达的“设计”中,构成了有着当代性的时代图像。
 
鲁虹:

    虽然在传统的中国画中有抽象的成分,但并一直没有走到彻底抽象的地步。可以说,中国抽象绘画的真正兴起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在此以前因受主流意识形态的控制,更多是模仿苏联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即使在改革开放以后,抽象绘画在中国的绘画也一直是处在边缘的位置上,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挺有成就的。我们从他们的作品来看可以发现,许多艺术家是在借鉴西方观念的同时进行中国化的改造。我觉得苏先生作品就体现了这样的追求。事实上,他在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的框架里面,把中国文化元素,具体的说,就是将传统的篆书与石鼓文作为画面的基本符号,然后重新改造,并借用了现代的构成方式,所以他的画是中国的,也是现代的。我觉得这非常好。因为我们中国的抽象绘画应该有所发展,也需要像苏先生这样的艺术家来进行坚持不懈的努力探索,我希望苏先生在这方面能够取得更高的成就。

孙振华:

    我现在想简单谈一谈我对苏谢伟先生绘画的一个非常粗浅的看法。

苏谢伟先生的作品采用架上的方式来画油画。我们知道,油画是一个外来品种,它是随着我们中国现代化的过程中,从西方传进来的。晚清以来,就像李鸿章说的:中华民族面临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很多西方的制度文化、物质文化乃至精神文化的东西进入中国,这是没有办法的,中国现代化是一个被动的现代化。

西方的文化传到中国来这么多年里,实际上中国的文化人或者说艺术家一直试图进行回应,试图站在中国文化的立场来进行回应。这个过程断断续续没有间断过。

我们知道。在上一个世纪,中国在很多时候处在战乱中,面临各种民族的、社会的冲突,使中华民族在新的背景中的文化建构一再受到阻碍。知道改革开放之后,才真正进入一个较好的发展时期。

    在改革开放早期,对于西方现代油画,有一段时间比较多的在模仿或者引用,比较直接引用这种语言,到后来,我觉得是特别在90年代中期以后,许多艺术家意识到简单地挪用,模仿西方是有问题的,这种在全球化的时代里是危险的。

全球化的过程并不是把文化统一化,一体化,它应该是一种发现差异,发现特色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边,很多中国艺术家他们找到了一种方式,即外来的一种文化样式进行站在中国文化的艺术改造。

    今天我们看那个苏谢伟先生的油画就是他结合中国文化所进行的回应,在这方面他做出了一定的成绩。

    我们在今天这个展览上,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两点:第一点是就他的作品而言的。首先他的油画作品中大量地使用中国元素,中国符号,例如文字的、图案的、器物等等。在时间上,他比较多地采用的更传统更古老的中国文化元素和符号。这些东西的运用使我们感觉到亲切。有一种文化上的亲和力和认同感。

另外,在色彩上,我觉得他吸收借鉴了很多我们民族的、民间的一些色彩方式,我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一些民间的色彩处理方式在他的油画作品里面也出现了。

    第二点,是就他的创作态度而言的。我们知道,前段时间,中国的艺术市场非常红火,在这种红火中间我们会发现,正是因为市场红火,它产生了一些导向:什么好卖画什么,什么好卖怎么画。这种万众一心奔市场,奔高价格的过程常常会抹杀艺术家的个性,以及他们个人在文化选择上的独特性。

我们很高兴看到苏谢伟作品试图在目前的市场背景下有所保留,保留自己的文化个性,在这点上我觉得他的态度是鲜明的。他的作品看起来很大方,很雄浑,很大气,个性特色非常鲜明,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向。如果苏谢伟先生沿着这样的路继续走下去我相信他能在自己的艺术道路中间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
  社区博文
 
版权所有:深圳市共赢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收藏、投资)QQ群 9918806 
地址1:深圳艺术财经网编辑部
粤ICP备060033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