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无所谓--秦冲作品展  
时间:2010-3-12 10:28:03  编辑:秦冲 来源:深圳文艺网  
..............................................................................................................................................................................................................................................................
 

 

开幕酒会:2010-3-13 星期六下午3点
展览时间:2010-3-13~2010-4-7
展览地点:扉艺廊
详细地址:广州市农林下路5号亿达大厦G层
展览策展:杨小彦
咨询联系:020-37688781 / 37688830 
相关联接:秦冲

时间之永恒表达秦冲作品小论


    纵观秦冲近年来的系列作品,我发现,一方面他把作品的风格规限在有限的形式上,比如,在材质上他只使用纸料,金属,水珠与布等等类型,与其相对应,在色彩上他也极为简约,简约到基本上只使用黑与白,少有,我甚至怀疑是没有更多的色彩,这一做法,显然给人以形式主义之感,或者把其列入概念艺术之中而加以认识。另一方面,秦冲的用意显然不在于张扬所使用的材质与色彩,并通过这一张扬而获得情感表达的途径,他不以极简这样一种形式主义的方式而自许,但也不停留在概念艺术的框架内,只在有限的材质中,通过装置,包括手绘纸本作品,试图把一种心理的尖锐感予以突出并强化,再通过这一强化的形式去消解已经物质化了的作品本身,从而达到感受时间之存在的目的。这样一来,秦冲的作品就产生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其外观与内含之间,产生了微妙的冲突。在我看来,正是在这一冲突中,秦冲突出了时间的神圣意义。从某种角度看,我甚至认为,时间恰好是秦冲的内在主题,只是,他之时间并非不可见,而是通过对作品物化形式之颠覆,以及在颠覆中延伸的社会性解读,来使时间变成可以感受的视觉化的空间概念。秦冲的作品,就是对神圣之时间观念的视觉与空间的一种双重表达。本来,从现代艺术发展的逻辑看,秦冲似乎在消解格林伯格所曾经强调的现代主义之平面观来制造一场不动声色的时间暴动,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秦冲不是从事理论研究,对他来说,平面恰好构成了种观看上的假象,在这一假象中,时间暴动不再具有抽象的意义,相反,时间成了一种发展的逻辑,从而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指向永恒。

   《黑白联合国》是一种现场性的装置,构成因素包括了伪装的“开幕式”,以及开幕式中艺术家本人与其他参与者的出场。就国际政治而言,联合国一直是世界秩序的象征,也是规范二战以后不同国家利益的权威组织。但是,大半个世纪以来的联合国实践却与其宗旨并不对应,这个坐落在美国纽约的国际组织,根本就是大国造势的话语舞台,同时也成为大国之间争吵不休毫无结论也无法规范强国利益的辩论场所。艺术家似乎对现实中的联合国这一喧嚣特征颇有感受,他通过黑白的过滤来净化这一莫衷一是的政治论坛,并通过这一过滤让艺术渗透进去,从而改变原来的现实。在这虚拟的开幕式中,联合国成为被嘲弄的所指,而艺术却成为不断滑动的能指链,最后让艺术家本人,以及那些现场的参与者成为唯一真实的存在。结果是,参与其中的人们越是装扮得假正经,其讽喻的力量就越能够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 内容,从而在旁观者的注视下,完成作品的最后细节。

  《生日》的构成刚好和《黑白联合国》相反,一摞纸厚堆起来而形成的体积,本身就具有美感,艺术家小心而周到地在这一体积之上,通过烧烤的方式,烫出了另一种体积,或去掉一角而形成的三角形,或在体积中间凹进去一个半形圆, 不仅在质感上互成对照,而且在体积上也互为支撑,从而达到一种完美的形式外观。但是,《生日》这个题目却提醒我们,不同造型与质感所形成的,却是一种消逝与涌动的复杂感受,这一感受嵌在形式中,却让时间在观看与体认中飘浮起来,从而让观赏具有一种争脱的力量,而让无形的时间空间化。
  《极限》则是一组以时间为题的作品,表面看作品是在考验一种无穷尽的忍受,一种冷漠无比的枯燥,一种不能存留的短暂的物理空间,一种样式化的不断重复的工作,时间之概念恰在这一系列与作品形成密切相关的制作当中浮现出来,并以一种与作品的冷漠完全相反的隐藏起来的疯狂,尖锐地插进观看者的双 眸,并延伸到其内心,时间恰好在这观赏的过程中得以落实,而成为一种实存。

    有意思的是,经历了从装置到现场的秦冲,其本意居然是纸本的线性韵律的表达。在《无.所谓》系列中,秦冲一直在纸本上反复地使用墨线,并通过简洁明了的手法,通过线的堆积与交错,来实现格林伯格意义上的平面构想,只是,这一回秦冲不再留恋西方 经典的现代主义传统, 而是掉转头,到生于斯长于斯的中国本土寻找足以震撼灵魂的因素。其实,只要阅读他的《黑方块系列》,其中所具有的多样性,对纸本平面上的线性因素的探索,对纸张堆叠所形成的痕迹的迷恋,对穿透纸的表面而形成的非描绘性的微小空间的制作,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出生东方的艺术家的历史情怀,这一情怀,我怀疑是和他在欧洲长时间学习艺术的经历是有关系的,正像上世纪初广东人林风眠在法国突然意识到东方传统的特殊性一样,秦冲也在西方的艺术情境中找到了与西方根本不同源的文化观,正是这一文化观,在嵌进现代主义艺术语境中,产生了强大的冲击力,并让秦冲看到了迥异于西方的可能。《无.所谓》这一组作品,不论从形式上还是观念上,显然都可以和《黑方块系列》,以及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开始并一直延续至今的,通过线之律动的实验来对天像进行视觉追寻的尝试联系起来并成为一个整体,甚至,《无.所谓》还是一个观念上的总结,集合了艺术家以往的经验,在反观念之逻辑表达的时间表达中,重新回到平面,回到描绘,只是,这一次的回归只是表面现象,内里仍然不脱颠覆的本性,只是,所颠覆的不再是表达的 平面,风格的意义也不再停留在外观独特那么简单的一个层次上,在这里,秦冲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视觉的哲学家,在用一种无法通过语言概括的视觉观看,来对人生,对情感,乃到对艺术本质本身,作出他的回答。为了这个回答,秦冲准备了并且实践了很多年,当他也真正处在“无所谓”,既是“无”,同时又是“所谓”的这样一种双重的复杂境界中时,艺术不再是艺术自身,而是与生命一体,并从中获得独立,这时,秦冲变成了这一独立存在的守护者,他与他的作品共生,在“无”与“所谓”之间徘徊,同时成就对方,艺术家成就他的作品,他的作品也成就了艺术家本人。而在这双重的成就中,颠覆变成了喧嚣,而时间则在这一喧嚣中突兀而出,成为永恒的象征。

杨小彦
2010年2月28日  温哥华

 

 
 
上一信息:
下一信息:
推荐新闻
我要啦免费统计
 | 设为首页 |                 | 编辑部 | 英文编辑 | 联系主编| 免责声明
深圳文艺网学术顾问    深圳文艺网法律顾问    深圳文艺网主管单位   网站魔坊 技术维护
版权所有:深圳市共赢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深港创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  shenzhenchuangku@163.com
Q Q     群:29108912、56876947、8939624、9918806、88076327、87459030、33127720
 

联系我们:(0755) 33134463  13554784672  传真:0755-26086126  Email:szartscn@yahoo.com.cn   
地  址:深圳市南山花卉世界G区24号花会所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深圳市宝安中心区宝源路F518创意园内创库36号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51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粤ICP备09050944号-2
深圳文艺网记者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广告以及商业项目合作请联系我
深圳文艺网编辑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总编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