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新文化论坛-70后艺术家:我的青春我“料理”  
时间:2010-9-21 11:54:23  编辑:搜狐文化 来源:搜狐文化  
..............................................................................................................................................................................................................................................................
 

  (主持人)罗忠学:今天在座的各位有70年代中期的两位艺术家,还有70年代末期踩着80年代门槛的艺术家,有男性有女性的,跨度从卡通到写实,本场论坛起初我想找几个70年代初期的艺术家,但发现,他们已经离青春很远,似乎已经没有青春了。今天我们主要聊一下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以及我们和上一代的青春还有和80后90后的青春到底有什么不同,我属于80后,但是我属于80后的前期和你们差不多,我们这一代和后80和90后的这帮孩子青春有什么不同。

  青春是一个谁都无法回避的问题,我记得陈可你就有过一篇博客专门写过你的青春。

  (主持人)罗忠学:你讲青春像一首歌,我们这一代的青春和以前的青春不同。在你的官网上,我们这一代是蜜罐泡大的,不用去游行不用去请愿。

  陈可:有一个作者可能跟我有一个访谈,可能我说了一些这样的文字,他整理了一下我早期的东西,跟青春的感觉特别的贴近吧,就是在一种特别像梦幻的,像那种非真实的一种青春期的感觉,就是早期,我在重庆的时候画的作品,我现在去看的时候觉得特别像那个时候的青春,是一种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面,有好多想象的东西,你可能有一种青春期的那种小的忧愁一些什么东西,我觉得是那种感觉。

  彭斯:青春本身不残酷()

  (主持人)罗忠学:你讲的忧愁我记得有一个词来形容现代人的青春特别好,叫青春像糖,甜到忧伤,是不是这种忧伤的感觉?其实我们现在讲这种忧伤,但是我们之前的一些艺术家尹朝阳他们作为70后的老大哥,应该是70后最大的一位,他是70年的。他们讲到不会提到忧伤,而会提到残酷,青春残酷的绘画,你对他们的作品怎么看?你认为他们的残酷的青春是怎么来的?为什么用残酷这个词?

  彭斯:青春本身是不残酷的,这是别人强加给的,作为当时那些评论家给这一代人当时出现的那个现象青春残酷画家李大方他们的,他们把它界定这个词,实际他们并不残酷。当一个人在迷茫的时候或者在迷茫的阶段别人说他怎么着都行,因为他是无助的,无助的时候别人对他下什么定义都可以,说他神经质也行,神经质也是别人说的。青春就是青春,它不代表别的,它只是一个时间,想起来还是很美丽的。刚才陈老师跟黄宇兴老师,他比我大一点点,所以我比他们俩显得要青春一些。所以青春很美,我个人觉得是这样的。作为画家,当然还原一个更真实的青春,这个青春不一定就是肤浅的代名词,它可以是很高贵的,可以是很朝气的。我想有些伟大的艺术家他在80岁画的画还是很青春,这是生命力的那部分,不再是一种简单的时间概念,20岁、30岁,不是一个青春期的概念,而是生命的概念。

  (主持人)罗忠学:还是一种朝气蓬勃的状态。

  彭斯:为什么老是说祝这个老艺术家艺术青春常驻,那是指绘画的生命力。

  黄宇兴:残酷或者忧伤都是青春已经过去之后下的定义,当一个人在经历青春的时候可能不会感觉到,就跟童年一样,很多人觉得童年很幸福,但是在你经历童年的时候没这个感觉。反正我在小时候我没觉得童年是特别幸福的,直到我失去童年之后回过头去想很多事情就觉得有一种幸福感,有一种美妙的感觉,那都是失去以后的事情。青春的时候现在我们说的是用年龄去界定青春的话,就是用生理年龄去界定青春的话,觉得现在已经是我们到了那种青春的尾巴,意识到这种东西即将消退时产生的感受。尹朝阳他们产生那部分作品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是青春本身的残酷导致的那样。我原来也画过很多关注各种各样主题的画,觉得自己处在对很多事情都非常关心和在意,而且有兴趣和好奇的那种状况之下,就像他们那时候的作品一样,我觉得可能很折腾。但是这个东西自己在评论家或者外人的眼里可以给它下一个定义,但是并不是自觉的。

  (主持人)罗忠学:就说残酷这个词来讲,作为75后,您是75年的,76年、78年,像70年代早期的艺术家所谓的残酷,他们有人给我这样讲,残酷的原因,他说当时的一种青春的叛逆,他们这一代人刚刚获得一些自由,包括思想上的自由、开化包括改革开放市场自由的思想进来,他们对以往有一种叛逆,这种叛逆不让它变得顺从,而是逐渐走向残酷。发展到75后就变成一种状况,我们不但没有叛逆反而顺从,我们不愿意长大所以才有了卡通一代。

  黄宇兴:这个说法没道理。

  陈可:其实叛逆不是说就得去打架那种感觉,要对着干,其实每代人有自己的一种表达他的,青春期大家都会有一种感觉,就是对很多东西你觉得不太认同,对一些很主流的东西你觉得不认同,你觉得自己很特别,不想跟这种东西合在一起。每代人可能有自己特殊的表达方式,尹朝阳、谢兰青他们可能是一种内心有一种挺压抑的东西放到作品里面。我自己来说我愿意去好像另外创造一个我觉得很舒服的东西,我不知道,也许是一种逃避吧,就是一种不同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导致的结果,我觉得我可能不太能够去在作品里面放那种特别愤怒的一些东西。我觉得好像生命里面你有一种可能,你不用去面对那种你不喜欢的东西,你可以保有一个特别小的空间,在里面特别得舒服,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主持人)罗忠学:黄宇兴老师同意这种观点吗?

  黄宇兴:你刚才说法的感觉好像是有点片面,而且其实像陈可说的,每一代人在他们青春的时候看不惯一些东西或者觉得之前人们为之纠结或者感兴趣的东西可能这一代人觉得没有意义了,因为他们的努力或者说他们的抗争我们看到结果,觉得有些东西不想再跟着玩了,因为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所以自己要建立一个自己觉得舒服的系统,但是这个系统并不是你所说的那种很乖的那种感觉。话一出外有一种不对的感觉,没有仔细出来哪儿不对,但是这个话感觉有一点片面。

  (主持人)罗忠学:青春和叛逆几乎是分不开的,你刚才说的我们非要找一个让自己舒服的体系去找创作,无论他们觉得是残酷也好还是卡通也好,非要找一种自己舒服的状态,是不是也是一种叛逆的表现?

  陈可:可能是,比如说那种游戏你觉得不好玩,不想玩,你要做自己的游戏,按自己的想法去规划自己的人生。我觉得这是一种叛逆,不一定非得要去在那个旧的系统里面跟他们在那儿较劲,我也觉得没意义。其实每个人都被自己的时代和自己的经历所局限,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容许各种可能性,觉得哪一代人他们有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时间和空间决定了他们的一些想法,也有它存在的合理性。我可能跟他的想法不一样,但是这两个东西归根到底是不可能互相……


[1][2] 
 

 
 
上一信息:
下一信息:
推荐新闻
我要啦免费统计
 | 设为首页 |                 | 编辑部 | 英文编辑 | 联系主编| 免责声明
深圳文艺网学术顾问    深圳文艺网法律顾问    深圳文艺网主管单位   网站魔坊 技术维护
版权所有:深圳市共赢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深港创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品  shenzhenchuangku@163.com
Q Q     群:29108912、56876947、8939624、9918806、88076327、87459030、33127720
 

联系我们:(0755) 33134463  13554784672  传真:0755-26086126  Email:szartscn@yahoo.com.cn   
地  址:深圳市南山花卉世界G区24号花会所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深圳市宝安中心区宝源路F518创意园内创库36号深圳文艺网编辑部 51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信息化部备案号粤ICP备09050944号-2
深圳文艺网记者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广告以及商业项目合作请联系我
深圳文艺网编辑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深圳文艺网总编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